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新闻中心|News

四川旭虹光电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四川省绵阳市涪滨路北段177号

电话:0816-2824111

传真:0816-2824178

邮箱:xhgd@scxhgd.com

第二批“金太阳”启动示范工程拉动效应明显

来源:东旭集团 发布时间:2012-12-26 00:00 浏览:1221次

   隆冬之际,今年第二批“金太阳”示范工程项目终于出炉,给寒冷的光伏行业带来了些许暖意。

   此次金太阳示范项目总装机量达2.83吉瓦,远超此前业内的普遍预期,加上今年5月的1.71吉瓦的第一批“金太阳”示范工程,2012全年“金太阳”示范项目规模合计达到4.54吉瓦。这也是国内“金太阳”工程实施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

   众多企业认为,在目前遭遇欧美双反、企业库存严重之时,中央政府大张旗鼓地推出“金太阳”工程,意在鼓励和扶植光伏产业,给予企业信心。

   拉网式排查抢食金太阳

   数据显示,2009年实际的安装量为300兆瓦,2010年为200兆瓦,2011年则为700兆瓦,到了今年这一数字突飞猛进到了4.54吉瓦,比去年同期增长了近6倍之多。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本次金太阳示范工程招标涉及32个省、市、自治区,共计214项。其中,江苏省、浙江省和河南省为申报总量最大的3个省份,这3个省份也是我国光伏生产企业集中的省份,而这些项目背后的组件订单也引发了光伏企业之间激烈的争夺。

   自从2009年7月,财政部、科技部、国家能源局联合推出金太阳工程以来,英利绿色能源集团一直是该工程最大的组件供应商,在今年的第二批项目中,英利就独揽了288兆瓦组件供应,占总量的10%。

   对此,英利公关部总监梁田曾表示,早在2009年的首批金太阳工程中,英利就承担了227兆瓦的组件供应量,而当时国家补贴甚少,远低于成本,英利为此损失超过9000万美元,不过这也为英利布局国内市场打下了基础。他表示,今年为了金太阳工程,英利对各省适合光伏发电的屋顶进行了拉网式排查,其中,河北申报的30兆瓦、辽宁申报的40兆瓦、以及海南的40.5兆瓦等项目采用的组件都将全部来自英利。

   无锡尚德一位人士说,与之前相比,金太阳工程今年安装量虽然大增,但竞争则更为激烈,“一是因为,目前大家的库存严重,都想快点把货卖出去,二则是因为按照财政部给出的5.5元/瓦的补贴价格,一般投资该工程的企业能在五年内回收成本,前景良好。基于此众多光伏企业要么自己在建设屋顶发电系统,要么积极鼓吹投资者进入然后成为供货商,一时间大家都在扎堆进入金太阳工程。”

   上述人士表示,这两年金太阳工程的安装量正在急剧增长,已经远超了当初的计划。数据显示,2009年实际的安装量为300兆瓦,2010年为200兆瓦,2011年则为700兆瓦,到了今年这一数字突飞猛进到了4.54吉瓦,比去年同期增长了近6倍之多。“2011年,全球最大的市场德国的光伏安装量只有7.5吉瓦,而金太阳工程今年的计划安装量已经超过了德国市场的一半,这能缓解一部分国内企业产能过剩的状况。”

   江苏一家光伏企业高管向记者表示,今年下半年以来,国家陆续出台了包括分布式发电等很多政策来支持光伏产业,而针对欧美双反也连出重拳反抗,这些都迎合了很多光伏企业的需求。

   据记者了解,目前进入金太阳工程的主要有几类投资主体,一是对光伏发电看好的投资机构和个人投资者,二是拥有大片厂房的制造型公司和拥有大片厂区的园区管委会,三则是生产电池、组件的光伏企业。而前两者僧多粥少,一般的光伏企业要经过激烈的杀价和竞争才能成为供货商,后者虽然不需要竞争,但需要企业自己投资建电站,在这个行业谷底,一个20兆瓦的电站至少需要上亿元的投资,对一般的企业而言,无疑也是沉重的负担。

   但在行业不景气的情况下,部分光伏企业仍希望通过建设下游电站项目来进行自救,因此在竞争供应商失败之后,很多企业纷纷自己投资金太阳工程电站项目。来自国信证券的数据显示,在此次中标企业里,主业是光伏组件、逆变器或者上游材料的“光伏生产企业”约占“项目业主方”的35%。

   补贴陷争议

   金太阳工程主要采取“事前补贴”方式,也因此企业做假标骗补贴,使用劣质产品以次充好的事件不断。

   根据金太阳的补贴政策,对并网的光伏发电项目工程将给予50%的财政补贴,而对于偏远地区的独立光伏发电系统按总投资的70%给予补助,不过这一补贴方式正因弊端显现而陷于争议之中。

   目前,金太阳工程主要采取“事前补贴”方式,意即项目投资方在项目开建之前拿到补贴,也因此企业做假标骗补贴,使用劣质产品以次充好的事件不断。

   一位江苏的光伏电站安装商告诉记者,早在第一批金太阳工程时就有一部分企业为了得到更多的财政补贴,低价购买产品但高价申报,提高系统造价来骗取补贴,还有用不合格的劣质产品和国外退货的次品来安装金太阳工程。“在当时,这主要是因为金太阳的投资方为了获取利润拼命压价,而生产商为了订单报出了远低于成本的价格,生产商为了盈利,只能将大量次品卖给了投资商,这造成当年的金太阳工程质量参差不齐。”

   “还有一些中小光伏企业也中标了一些屋顶电站项目,其实他们根本没有资金去建设,有的就在屋顶上搭了很多彩色的纸板来冒充电池板,以此来骗取补贴,这种情况在第一批招标时特别严重,首批金太阳工程很多都有质量问题。”上述安装商表示。

   不过,一位能源局人士向记者表示,在首批工程爆发质量问题之后,各个部委已对屋顶的电站项目加大了检查力度,“所有的金太阳工程的光伏电站都要进行严格的工程验收和发电效率核查等多方面的验收,有弄虚作假的一律严惩。”

   上述人士透露,此前政府部门还曾讨论过由现行的“事前装机补贴”改为“事后度电补贴”,就是按照实际的发电量给予补贴,而且欧洲也普遍采用此补贴方式,“这样就能避免投资方的骗补贴、电站质量差寿命短、监管漏洞等问题。”

   “不过这个政策虽然能加强监管,解决后顾之忧,但实际执行起来要经过发改委价格司、电网公司、财政部、能源局等多部门,难度太大,而且目前还遭到了大部分企业的反对,短时间内还难以推出。”该人士表示。

   江西赛维销售部一位人士则向记者表示,即便是目前所谓的事前装机补贴,很多补贴也没有及时下发到投资方手里,若是改成事后度电补贴的话,拖欠补贴的现象则会更严重。“现在的情况是,光伏企业自己投资电站,补贴被拖欠严重,难以及时领到资金;但是给投资方供货,也会被投资方给拖欠,因为很多投资商资金匮乏,多数都以供应商的货物垫资来开工建设,这导致很多光伏企业资金链断裂,所以即便现在产品不好卖,我们也很少去金太阳工程里找机会。”

   “目前政府需要做的是,首先应该审核那些投资电站的企业资质,让有实力的投资者进入,淘汰一些没有资金企图空手套白狼的,这样就会减少骗补贴的行为发生,其次则是需要加快补贴的发放速度,否则很多光伏企业都会被拖死。”上述人士说。

   一位无锡尚德人士则认为,以金太阳工程一己之力难以拯救目前陷入困境中的国内光伏产业,毕竟它只有区区4.54吉瓦,而我国光伏产业的产能已超过40吉瓦,“只有把金太阳工程、分布式发电、西部光伏电站等各种类型和模式结合起来发展,政府的补贴承诺兑现,相关政策也能落地,这样才能使产业走出困境。”